莲音lento

嘛。。姑且试试咯☆
————to gdgugiiffx……

【超蝙】胸口的鹿

浅野月:

每周一个段子,脑洞来源于微博的一张图和一段话




克拉克是个外星人,他一直都知道,不仅仅是他的钢铁之躯,力大无穷,还因为他有一双神奇的眼睛,他从懂事的时候开始就能看到每个人胸口上的小鹿,毛茸茸有着漂亮角的小鹿,玛莎的小鹿每次看到他眼睛里都充满温柔,乔纳森的鹿则是要严肃一些,但是会在他靠近的时候偷偷的摇晃短短的尾巴,他胸口的小鹿也很喜欢乔纳森和玛莎,每次看到他们都会撒欢一般的奔跑,连带着他的心情也变得愉快。


逐渐的他明白,那只鹿大概是每个人情绪的具象化,年轻人胸口上的小鹿要活泼一些也更好奇,年长的人的则更加矜持,他也曾经看到一个和颜悦色的售货员她胸口的小鹿用角焦躁的顶撞着她的胸口,一个看上去强壮高大的男人在看到一只猫的时候胸口的小鹿兴奋的打滚,他报社的同事露易丝是一个干练的女士,她胸口的小鹿也和她一样机敏,唯有在看到有价值新闻的时候才兴奋的横冲直撞,他在正义联盟的同事戴安娜是一个强悍的女侠,她胸口的小鹿随时准备战斗,却在看到一张老照片的时候放松下来,用脑袋磨蹭着她的胸口,“笑的特别傻吧。”在克拉克试图看看照片上是谁的时候,戴安娜主动让出来照片,上面是一个开心的年轻人,“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善良的傻瓜,大概以后也不会了。”她胸口的小鹿垂下了头,大大的黑眼睛变得亮晶晶的,好像覆上了水膜。


他的新任务是去采访哥谭有名的阔佬,他瑟缩在大厅的角落,毕竟他土气的西装和黑框眼镜和华丽的酒会格格不入,伴随着刺眼的闪光灯和人群的惊呼,这个哥谭的王子拥着一位名模走入,他有着漂亮的蓝眼睛,他胸口的小鹿也一样,它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围观,只是慵懒的趴卧着,克拉克感觉自己胸口的小鹿用力装着他的胸口,“去和那位先生说句话。”它用角顶着他的胸口,,“随便什么都可以。”他观察着终于等到围绕着布鲁斯·韦恩的人群散去一些,快速的走过去,“您好,韦恩先生。”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克拉克·肯特,来自《星球日报》。”对方点了点头,“您对于出现在哥谭的蝙蝠侠怎么看?”他看到布鲁斯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他胸口的小鹿转身用屁股对着他,“哥谭是和大都会不太一样的。”布鲁斯扬了扬手里的杯子,把之前已经说过无数遍的陈词滥调流利的背诵了一遍,克拉克皱了皱眉头:“抱歉,我想知道您真是的想法。”他胸口的小鹿愤怒的跺了跺蹄子,布鲁斯胸口的小鹿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啊,我的真实想法吗?”布鲁斯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耐烦,“那家伙是个怪胎。”


他大概搞砸了和自己大老板的关系了,他胸口的小鹿有些沮丧的垂着脑袋,连尾巴也耷拉着,哥谭的夜晚并不像大都会一般安静,他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女子的哀求和劫匪的呵斥,他迅速的闪入小巷用超级速度换了衣服,等到他感到,劫匪已经被人揍翻在地,黑漆漆的大蝙蝠冲着他低声吼叫:“滚出我的哥谭。”他胸口的小鹿也用一双燃烧着怒意的蓝眼睛看着他,威慑一般的低下头展示着自己的角,不过他的鹿和布鲁斯的一样是趴着的。


克拉克,同样也是大都会的超人有一个秘密,正义联盟的顾问和哥谭的花花公子是同一个人,毕竟他们胸口的鹿一模一样,就像现在,他看着在电脑前忙碌的大蝙蝠,其实他虽然表情严肃,但是心情应该还不错,毕竟他胸口的鹿在舔毛,“你一直在看我。”蝙蝠侠的动作停顿了,“有事?”他胸口的鹿停止了舔毛,疑惑的看着他,让他胸口的小鹿兴奋的跺着蹄子,“不。”他小心翼翼的开口,“不知道一会儿下班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饭?哥谭有一家餐厅不错。”“两个超级英雄?”他胸口的小鹿嫌弃的看着他,“而且我还要夜巡。”“夜巡我可以帮忙。”“哥谭是我的城市,不需要超人。”他胸口的鹿像之前一样做出威胁的姿势。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要退缩,克拉克开始学会在布鲁斯夜巡的时候远远地观察,在他需要的时候予以帮助,在夜巡结束及时送上夜宵,在新闻稿件里说两句布鲁斯的好话,“你在干什么?”站在滴水兽上的蝙蝠侠看着手里拿着汉堡的超人,“别告诉我,你在追我,克拉克·肯特。”飘在空中的超人愣住了:“你知道!”“我不傻。”他胸口的小鹿别过头翻了个白眼,“如果是这样,我拒绝。”克拉克看到自己胸口的小鹿扭伤了前蹄,悲伤地鸣叫了一声,胸口闷闷的疼痛:“我很抱歉。”“你至少应该有点诚意。”他胸口的鹿扫了克拉克一眼,“用你人类的身份。”


克拉克感觉生活充满了惊喜,他以克拉克·肯特的身份进入了韦恩大宅,和布鲁斯分享小甜饼,坐在一起看书,他们甚至一起出去BBQ,他胸口的小鹿兴奋的冲撞着他的胸口,但是布鲁斯的小鹿,他看了一眼,永远都是安静的趴着,只是偶尔抬起头看看他,他的小鹿突然安静下来,有些不安的用嘴拱拱他的胸口,“布鲁斯。”他突然开口,把坐在身边的布鲁斯吓了一跳,“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吧。”布鲁斯安静的看着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胸口的小鹿也同样困惑的看着他,“我们的关系很特别。”布鲁斯最终耸了耸肩膀,“我得这么承认。”克拉克感觉胸口一阵刺痛,他低下头,他的小鹿用脑袋一下下的撞着他的胸口,“特别?”他有些不自然的开口,“仅此而已?”“你想让我承认什么?”布鲁斯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他胸口的小鹿低了低头露出鹿角,做出威胁的姿势,“我很抱歉。”他听到一根角鹿折断的声音,血液顺着它的脸流了下来,“我要回去了。”“不留下吃晚餐吗?”“不了,谢谢。”


糟透了,他看着手机上佩里发来的临时出差的短信,在网上预定了车票,他的小鹿可怜巴巴的缩在角落里,断了一只角,伤了一条前腿,他沮丧的瘫在床上,说起来一切大概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他坐起来想要给自己做一份晚餐,却被窗户的异响惊动,他看着打开窗户翻进屋里的布鲁斯,对方穿着常服并非蝙蝠装,这让两个人都有些尴尬,“你晚上并没有其他安排。”布鲁斯靠在窗台上皱起了眉头,他胸口的小鹿同样有些不满的歪了歪头,“但是你拒绝了我的晚餐。”“并不是所有人都奢望你的晚餐,韦恩先生。”克拉克突然有些烦躁,他的小鹿畏缩的团成一团,倔强的露出仅剩的一只角“我当然也会有其他的安排。”布鲁斯扫了一眼他打开的行李箱,有些凌乱的屋子:“我们可以先不谈,你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他有些头痛的看着自己的手机,“没关系,你知道我在全世界都能听到,只要你们需要,我很快就能赶回来。”“我很抱歉。”克拉克有些吃惊的看着布鲁斯,却在看到他的胸口依然趴着的小鹿的瞬间冷了下来,“我……”“你没有做错什么,韦恩先生。”这次惊讶的表情换成了布鲁斯,他的小鹿竖起了耳朵,“我很抱歉,这句话我在滴水兽前就说过,只是……”克拉克站起身耸了耸肩膀:“很抱歉,我是个固执的乡下小伙子。”


他看到布鲁斯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成了平和,“你应该有不少要准备的东西。”他向着大门走去,“我就不打扰了。”他看到布鲁斯胸前的小鹿有些惶急的跺着自己的前蹄,在注意到布鲁斯没有什么改变的时候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这才发现布鲁斯胸口的小鹿是一头跛鹿,它的两条后腿异常纤细,它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在布鲁斯的手触及门把手的时候摔倒在地,它趴在地上伸长了脖子,一下,两下,用自己的脑袋撞着布鲁斯的胸口,它的角折断了,流出鲜血却依然执着的撞着他的胸口,克拉克伸手攥住了布鲁斯的手腕,“我只是出差。”他看到布鲁斯胸口的小鹿用一双充满希冀的蓝眼睛看着他,虽然折断的鹿角让它看起来很狼狈,“我们可以在我回来之后聊聊,我们都需要时间。”


出差延续了半个月,在瞭望塔见面的两个人都只是默契的点头,毕竟每个人胸口一只断角的鹿狼狈到了极致,他们的约谈地点定在了大都会的一家餐厅,他的小鹿断了的一只角正在露头,布鲁斯的小鹿断了的角却没有生长的意思,“你和人交流总是不自觉地注意对方的胸,特别是我。”布鲁斯皱了皱眉,“你在看什么?心跳?”“不。”总不能说他在观察对方内心真实的情绪,布鲁斯没有深究下去,“对我感到厌倦了吗?”布鲁斯胸口的小鹿瑟缩的把自己的两条后腿藏了起来,它甚至连用来防御的角也撞断了,“我不知道你最初对我心动是在什么时候,或许是晚宴?但是我必须告诉你,那不是真正的我,我并非那个人见人爱的布鲁西宝贝,或许更偏向蝙蝠侠,一个阴郁扭曲的怪胎,无论怎样……”“不论如何你会是我的。”克拉克看到布鲁斯胸口的小鹿伸长了脖子,他的小鹿轻快的蹦跳着,试图靠近对方,“虽然可能会久一点,但是我希望你能感受一下‘心如鹿撞’的感觉。”布鲁斯似乎有些困惑的看着他,似乎在回忆上一次心动的时间,“的确挺久之前了。”布鲁斯胸口的小鹿颤巍巍的站起身跺着自己的一只前蹄,布鲁斯倾身亲吻了克拉克的嘴唇,“谢谢你愿意留下来。”












评论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