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音lento

嘛。。姑且试试咯☆
————to gdgugiiffx……

【超蝙】玫瑰与枪炮(白灰 双领主)

浅野月:

逻辑不通,语句不畅,感觉一切都是乱糟糟的,似乎有点不义的意思了?




 


20(上)


康纳站在马厩的柱子旁,努力挺直了脊背,用匕首贴着头皮在柱子上刻下一道,他后退了两步看着柱子上密密麻麻的刻痕,他的身高增长的很快,和前天相比他已经又长高了一点,过去的一年里,他好像喝足了水的树苗快速的长高,五官和之前相比也更有棱角,这场战争让这个国家的孩子飞快的成长,他这个帝国未来的继承者更是这样,虽然肯特婆婆依然笑眯眯的告诉他一切快要结束了,但是他从宫殿里护卫急匆匆的脚步里看出了端倪,寝宫自从布鲁斯离开之后就很少在夜晚点燃蜡烛,自己还见过几次父亲,他风尘仆仆,面色疲惫,布鲁斯却是彻底失去了联系,去年的秋天自己每天都在期盼,直到白雪覆盖了地面,自己悄悄的把弓箭收了回去。


他听到背后有人靠近,对方的披风摩擦着发出簌簌的声音,显然那个人没有计划隐藏自己,他转过身面对着对方,他看着披着黑色披风的女人礼貌的低头:“莱恩女士。”他曾经惧怕这个女人,自从有记忆开始,这个女人一直用一种冷淡的表情面对自己,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发现这个身为书记官的女人对大多数人都是平和的,这样能让她更客观的记录这个国家发生的一切,她对自己的冷淡远比那些侍从的谄媚要好,那些人用谄媚的表情面对自己,转身却换上轻慢的表情,讥讽自己是一个被父亲抛弃的孩子。


露易丝看着面前的男孩,他已经长高了许多,可以跨上更高的战马,但是终究还是个孩子,“离开这里。”她低声说道,“尽快。”“什么?”康纳皱起眉头,有些吃惊的看着他,“骑上你的战马,离开皇城。”露易丝看着他,语速更快,“要来不及了。”“告诉我,莱恩女士。”康纳的眉头皱的更紧,“你让我离开这里,需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现在正在战争期间,整个皇城都处在戒严时期。”“我们的领主和哥谭领主的路暴露了,扶桑的军队目前正在猛攻格兰特港。”露易丝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卡尔和布鲁斯在那里。”“你据此认为我们一定会失败,甚至失去领主。”康纳舒展了眉头,遥望着城堡的大门,“如果是这样,我就更不能逃走了,皇城里如今因为战争人心惶惶,如果失去了领主,连继承人也逃走了,这对他们来说就是灾难。”露易丝的肩膀猛地颤抖了一下,她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为什么?”她的声音有些嘶哑,“为什么你们都会这样?”康纳被她的眼神惊诧的后退了一步,依旧直视着她:“为什么?因为我们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我们是最不应该放弃这个国家人民的人。”露易丝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重新恢复了平静,“是我逾距了。”她微微的欠身,转身想要离开,“等等。”康纳叫住了她,脸上浮现出犹豫的神色,终于他下定了决心一般,“你是这个国家的书记官,还请你告诉我,我的母亲是谁?虽然父亲一直拒绝谈起他,但是我依然想要知道。”露易丝扭头看着他,就在康纳想要找借口逃离的时候,她轻轻的摇头:“我并不知道你的母亲是谁,你是领主亲自从叛军中解救出来的,领主拒绝谈到这一切。”“我明白。”康纳微微欠身,“我们的谈话还请你一定保密。”


康纳茫然的看着对方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快步离开,格兰特港使用了哥谭研制的新型火炮,他不知道这些武器能在战场上支撑多久,一个上午的时间,他都在不安中度过,他回到自己的宫殿,大殿中央的架子上,大鸟瞪大了圆滚滚的眼睛歪着脑袋看着他,他看着那只大鸟,伸手抚摸着对方的翅膀,自从布鲁斯离开,这只大鸟就交由自己照顾,他并不喜欢这只鸟,偶尔夜晚的鸣叫好像是嘲讽的怪笑,让人毛骨悚然,“康纳少爷。”他听到了维克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他疲惫的喘息着,“我们在格兰特港被打败了,现在他们和之前已经在森弗劳尔山的军队汇合,不久之后会有另外一次进攻。”“父亲呢,布鲁斯呢?”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收紧,一直挡在自己面前的盾出现了裂痕,压力铺天盖地而来几乎把自己吞没,“卡尔领主率精锐骑士突围,目前正在调集所有的军队赶往前线。”维克多垂下了视线,声音发颤,“韦恩领主命令哥谭火炮队伍断后,并且为了防止火炮落入扶桑人的手里留守阵地炸毁了所有的火炮,被扶桑军队合围,全军覆没。”康纳只觉得自己的指尖都在发冷,身后的大鸟盯着两个人,诡异的鸣叫了一声。


盟军被击溃和韦恩领主下落不明的消息以难以预料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皇城,一时间民众哗然,这一次在大都会被击溃的是来自哥谭的军队,下落不明的是这个联盟的顾问,同时也是哥谭的领主,谁也不知道哥谭人会因此做出什么,失去了大骑士长的军队联军也陷入了慌乱,巴里和哈尔不得不下令收缩防线稳定军心,主和派的官员一时间占了上风,他们频繁的进出皇城,鼓吹大都会和扶桑议和。


扶桑的军队内部也并不平和,“我们好不容易俘虏了他。”关平愤怒的看着星,“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去和大都会谈条件?”“他作为人质足够有分量。”星抚摸着精铁打造的头盔上的尖耳,“我们不是要谈条件,我们不需要谈,我们只是要让大都会接受,他们也必须接受。”“这很荒谬,你认为他们会同意你的要求吗?用森弗劳尔山和西侧的大赦之地来换取哥谭的领主?”关平摇了摇头,“纵然他们已经成为联盟,卡尔也绝对不是那种会因为一个人放弃自己国家的人。”“是的,他不会放弃自己的国家,如果有人逼着他放弃呢?”星扭头用锐利的目光看着关平,“你自己也说了,那个人是哥谭的领主,在极北边的哥谭紧邻大都会,如果卡尔选择放弃他,哥谭难道会同意?是一面御敌还是背腹受敌,卡尔自己也要考量一下。”“你在打赌,而且把所有的赌注下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关平焦躁的在军帐里走来走去,“你简直疯了,你围攻大都会的都城,现在又抓住对方的顾问要和对方谈条件,你在一步一步的把卡尔逼入绝境,燧石峡谷的大火我们所有人都记得,纵然自己的子嗣和顾问尚在峡谷,卡尔都可以下令放火烧山,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的?如果他当真不顾人质的死活,背水一战拼死劫营,我们又能怎么办?”“那我们怎么办?把他放回去,和大都会议和吗?”星冷着脸嗤笑了一声,“我们现在才是进入绝境的那个,海上和陆上运送粮草辎重的线路全部被大都会截断了,西方的大赦之地和我们之前经过的地方已成焦土,在没有完全的征服和稳定之前,我们不可能从那些地方筹措到粮草,现在几十万人在此驻扎,我们的粮草还能支撑多久?一旦粮草贫乏,不需要大都会进攻,我们自己军心就散了,打仗不仅要靠蛮力,也要靠政治,我们即使换不来森弗劳尔山,也要从大都会取得足够的粮草。”关平垂下头,似乎不赞同也不反对他的话,星看着他长长的叹气,挥了挥手让他下去。


就在哥谭领主下落不明的消息在皇城扩散的第三天,堡垒迎来了特殊的客人,一个扶桑的武士面见了卡尔,献上了哥谭领主的头盔和一封来自星的书信。


夜幕逐渐降临,天空中可以看到闪烁的星星,会是一个好天气,巴里站在帅帐外舒了一口气,整个骑士团的气氛是死寂的,让人压抑,所有人都很低落,士兵们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他们彼此没有交谈,眼神中却满是惶恐和茫然,哈尔走到他的身边,“该死的。”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咧了咧嘴,他的嘴里生出了一块溃疡,让他心情越发烦躁,“几天了?”“第二天。”巴里低声回应了一句,距离卡尔收到皇城有扶桑的使者前来拜访的消息离开已经两天了,军队里的气氛由最初的慌乱无措到了现在的迷茫消沉,所有人都不知道扶桑人带来了什么消息,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领主再次返回的时候,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哥谭人是否再次变成敌人,哈尔皱了皱眉头,现在整个军队都到了极危险的境地。


军营外响起了马蹄声,接着是杂乱的战靴踩踏地面的声音,帝国的领主身着骑士装,白色的披风在身后摇曳,戴安娜拿着盾牌跟在他的后面,军队里沉闷的气氛被打破了,宛如平静的湖面上被投下一枚石子,涟漪一圈圈的漾开,“去把所有的骑士长叫来。”卡尔低声嘱咐巴里,在哈尔撩开帅帐的帘子后进入。


所有的骑士长都在帅帐里列队,卡尔伸手示意他们在两侧坐下,“这次扶桑的军队前来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大骑士长,韦恩领主还活着。”卡尔扫视了所有人,他的骑士长们紧绷的表情略微松动,有些人的脸上甚至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但是扶桑人同样异常武力,他们要求若想要韦恩领主完璧,必须退出森弗劳尔山。”所有人刚刚放松的表情转而变为震惊,“这是无礼的要求。”哈尔用一根手指敲击着桌面,“森弗劳尔山是皇城最后的屏障,如果我们绝对不能退守。”巴里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我们不可能答应他们的要求。”“但是我们也绝对不能置韦恩领主于不顾,哥谭现在就在我们的背后看着我们。”重伤刚愈的奥利弗脸色还有些苍白,“我们不能弃守森弗劳尔山,但是我们可有和扶桑谈判,也许他们只是需要粮草和辎重。”卡尔面色冷峻的看着自己的骑士长们争论不休,“够了。”他挥了挥手,“我绝对不会答应扶桑人的任何要求。”


帅帐内的气氛一时间凝滞了,“现在不是逞一时意气的时候,领主大人。”奥利弗的脸色越发苍白,“我驻守星城,比您更明白森弗劳尔山的意义,但是现在一个扶桑已经让我们陷入泥潭难以自拔,我们绝对不能背腹受敌。”“奥利弗·奎恩,你可能误解我的意思了,我从未说过置韦恩领主不顾。”卡尔面色冷厉的扫视所有人,“韦恩领主要救,领土,粮草,辎重无论什么条件我都不会和扶桑人谈,区区一个扶桑的将领就想要和我谈条件吗?如果这一次我同意了他,之后呢?我又有什么颜面去面对我的骑士和人民?失去了军心和民心,我又拿什么来捍卫这个国家?”面前的长几在他的按压下出现了裂痕,“但是无论如何,现在主动权还在扶桑人手中,我们还要遵守他们的要求。”卡尔缓和了口气,站起身来到帐内悬挂的地图前,“现在扶桑人要求我明天前往格兰特港,黄昏时分登船进行谈判。”


地图上不起眼的港口被所有的人关注了,“这是个陷阱,黄昏时分原本就能见度很低,不便于作战,大海上更是天然的屏障,远离大陆,没有办法埋伏。”戴安娜皱起了眉头,“而且之前的战斗,星会防备我们从水下进攻,凿穿船只,我们的进攻难度会加大。”“那么就索性不做防范。”卡尔的手指划过那片港口,“我会按照约定携带两名骑士上船,你们用船把我护送过去,原地待命即可。”“您这是在冒险。”哈尔皱起了眉头,“现在我们连敌方的任何情况都不了解,如果这艘船只是一个陷阱,您又要如何脱困?”“一般的陷阱伤不了我,而且激怒我和毫不费力的获得森弗劳尔山。”卡尔坦然的看着地图,“我不认为他会选择前者。”“如果这个阴谋就不是针对您的呢?”奥利弗突然开口,“您不会受到伤害,但是韦恩领主只是普通人,如果对方只是打算营造一种您一言不合,丝毫不顾及韦恩领主性命的假象呢?”所有人都低声附和,卡尔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韦恩领主毕竟是哥谭的领主,即使是在扶桑人手里,他们也不敢怎样。”巴里犹豫着开口,“不如我们先缓上两天,至少也要在格兰特港有点准备。”“而且现在扶桑人劫持的是哥谭的领主,只怕也会去和哥谭联系,打算获得双倍的好处,我们也应该拖延扶桑人,尽快派人和哥谭联系,双方共同向扶桑施压。”奥利弗补充了一句,卡尔只是一言不发的盯着地图,面色阴沉到近乎滴水。


帅帐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帘子被猛地掀起,一帐的讨论声顿时戛然而止,来人走进帐篷,取下黑色的假面,“你在招集你的骑士长开会。”凯特仰头看着转身看着自己的卡尔,“但是你并没有邀请我。”卡尔瞟了一眼低下头的巴里,微微欠身:“我很抱歉。”“我知道你们在讨论什么,也知道你们为什么不希望我参加。”凯特直视着卡尔,“我曾经代表我们的军队向你跪下,献出我们的忠诚,你们却在为我们的忠诚表示疑惑和困扰。”帐篷里的骑士长们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凯特勾起唇角,露出嘲讽的表情,她向着卡尔靠近了一步:“我们的代理领主在我到来之前,曾告诉我,他和你之间有过某种交易。”卡尔似乎被人刺中软肋一般,瞬间露出了戒备的表情,那是和迪克之间的唯一一次交易,那位代理领主如何要求甚至恳求自己把布鲁斯还给他,并且为此愿意支付极大的代价。


凯特观察着他的表情,看着他的表情从愤怒,不满变为平静,“我不知道他向你许诺过什么,但是你必须明白一点,每一个哥谭人都是精明的商人,迪克愿意为布鲁斯支付这样的价码,是因为他觉得值得。”凯特的表情变得柔和,“布鲁斯来到大都会,带来的价值远比迪克支付给你的要多,他为你带来了一个愿意和平共处的哥谭,和大都会协同作战的哥谭军队,你可以看到迪克支付给你的价码,可是你从来不曾意识到布鲁斯为你带来的一切,他也从未向你说过。”卡尔耐心的听着,点了点头:“我明白你说的一切。”“我愿意相信你知道布鲁斯的付出,我来到这里希望能够告诉你,布鲁斯相信你。”凯特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重新戴上假面,“作为向你献出忠诚的军队,我们同样愿意相信你。”她转身离开,留下一脸震惊的骑士长们,“仅此而已吗?”巴里吃惊的追问,凯特回头看着他,毫不犹豫的点头。


在帅帐里的骑士长们面面相觑,他们不相信这个从哥谭来的骑士长仅仅是为了向卡尔表达自己的忠诚,“好了,大家都不用在猜想了。”卡尔挥了挥手,“我和护卫队会尽快出发。”奥利弗想要出言阻止,看到大家都没有说话,只好坐在座位上叹气,“这次事出紧急,我会带着护卫队尽快前往格兰特港。”卡尔看着巴里和哈尔,“森弗劳尔山的驻防就有劳两位,没有我本人的命令,即使有人持氪戒前来,也可以当场击杀。”“领主大人。”奥利弗陪着卡尔走出帅帐,看着卡尔弯腰,调整着战马马鞍的腹带,“您真的相信哥谭人的忠诚吗?”“忠诚与否已经不重要了,但是我知道他们会忠于布鲁斯,这就足够了。”卡尔低声的回应,“他们为了自己的领主来请求我,只能说明现在哥谭的内部已经出了问题,代理领主没有足够的力量,他们也同样需要这个联盟,来稳定自己的国家。”



评论

热度(62)

  1. 莲音lento浅野月 转载了此文字